2018二肖中特|二肖中特期期准免费1
HI,歡迎來到浙江省中醫藥學會  

登錄會員注冊單位注冊

資訊詳細
正文
當前位置: 首頁 > 學會中醫 > 科普園地

淺談中醫辨體“治未病”

 

文/葛琳儀


“治未病”理論淵源

 

  中醫“治未病”理論最早見于《黃帝內經》:“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,不治已亂治未亂,此之謂也”,提出了“未病先防”的醫學理念;后世醫家則在內經的基礎上進一步闡發,如《難經》《金匱要略》等提出了“肝病傳脾”“先安未受邪之地”等“既病防變”的觀點,逐漸構成了中醫“治未病”的理論內涵,即眾所周知的“未病先防”和“既病防變”。

 

養生

 

  關于“未病先防”,是指“未病”時應重視養生、調攝,以防邪、避邪;對于“既病防變”,則應在“既病”時早期診斷,注重截邪、安臟,以防止疾病的傳變。

 

“治未病”的現實意義


  WHO指出:“不應繼續以疾病為主要對象,而應以人類健康作為醫學研究的主要方向”,明確了現代醫學研究的方向是以人類健康為首要目標,即預防保健,而非疾病;其預防醫學的研究,在中醫學中則屬于“養生”“治未病”的范疇。

 

國醫大師葛琳儀

 

  因此,深入研究中醫養生學、開拓“治未病”手段,其現實意義可以歸納為:促進和維護國民的健康;由于中醫“治未病”具有準、精、廉、便優勢,故治未病手段的開展,能降低醫療費用,促進經濟社會發展;“治未病”的展開,既可彰顯中醫藥特色,又符合由“治已病之人”轉變為“治未病之人”的現代醫學理念,由此促進中西醫學的發展。

 

“治未病”的臨證思路


  多元思辨模式

 

  中醫臨證思路應以“辨病、辨證、辨體”為一體的多元思辨模式;所謂“辨病”就是對“病”的個性判斷,而“辨證”則是對中醫“證”的共性綜合。因此,在論治疾病時,應辨病與辨證相結合,這種病證相關的思辨方式,是中醫把握疾病本質、提高臨床療效的關鍵所在;而在養生保健、“治未病”中,中醫的思辨依據應當以體質的辨識為著眼點。

 

  中醫體質辨識

 

  隨著現代醫學診療水平的提高,疾病譜的變更,中醫在養生、治未病中,往往面對著諸如亞健康人群、慢性病的緩解期等群體,常常以無“癥”可辨為臨證特點,然而,按中醫體質學辨識,其病理性體質已經形成。中醫體質學認為,體質是人體在先天遺傳和后天獲得的基礎上所形成的功能、形態、心理上相對穩定的固有特性,是中醫“證”形成的內在因素。

 

  因此,辨明患者的病理體質類型,有助于把握機體對致病因子的易感性、對疾病的易罹性以及病勢演變規律。尤其在辨治伏發、緩發、繼發、復發等病型的未病先防、既病防變以及養生保健中,辨體論治具有十分重要的思辨優勢。

 

 

 

  多元思辨互補

 

  如果說“病證相關”的思辨方式,是中醫論治疾病、提高臨床療效的關鍵所在,那么,對個體體質類型的精準辨識,則是中醫養生、“治未病”的思辨依據,通過調體養生、調體阻截疾病的傳變等手段,能達到“未病先防、既病防變”的目的。

 

  如在治療老慢支、慢阻肺臨床緩解期時,其病雖有宿疾,但刻下癥、證不顯,這時宜從辨識體質類型為主、結合辨病進行思辨,臨證中老慢支病人多屬陰虛或氣陰兩虛的病理體質,以益氣養陰法來調治,借助冬令膏方、冬病夏治等手段以扶正固本,能防止疾病的復發或減緩病癥。

 

辨體論“治未病”

 

  《素問?上古天真論》指出:“女子七歲,腎氣盛,齒更發長;二七而天癸至,任脈通,太沖脈盛,月事以時下,故有子;……七七,任脈虛,太沖脈衰少,天癸竭,地道不通,故形壞而無子也。丈夫八歲,腎氣實,發長齒更;二八,腎氣盛,天癸至,精氣溢瀉,陰陽和,故能有子;……八八,天癸竭,精少,腎臟衰,形體皆極,則齒發去”,中醫學早就指出,伴隨著腎精的盛衰、天癸的盈虧,人體生、長、壯、老各個生命階段具有不同的體質特征及其生理特點;如腎氣漸盛的生長發育期,生理特征主要表現為女子經汛來潮、男子精氣溢瀉、齒更發長等;而到了腎氣衰退的老年期,則以發墮齒槁、筋骨懈墮、天癸竭、形壞無子為主要生理特征。

 

  調攝原則及手段

 

  順應生命的自然規律,“適齡以養”“適齡以調”是養生調攝的重要法則,其著眼點是基于把握個體不同生命階段的體質特征,根據臟腑氣血陰陽的變化特點,通過調體養生、調體截邪、調體安臟等手段,來重新建立機體“陰平陽秘”的體質狀態,從而達到保養生命而盡天年。我在臨證養生中,根據個體生長壯老的生命規律,主要分為小兒、少壯、老年這三個階段,針對小兒純陽、少壯過用、老年腎衰三種不同的體質,分別立清養、清和、補疏三大調攝方法。以下對三者分別進行闡述。

 

 

 

  小兒“純陽”之體

 

  對于生長發育期的小兒,因以生機旺盛,臟腑嬌嫩,形氣未充,精氣陰陽尚未充分成熟為生理特征,故中醫有“純陽之體”之稱謂,表現為易虛易實的體質特點。臨證中,小兒病機特點為“易化熱、易食積”,以熱病、積滯、疳積等多見,宜以“清養”為調,健脾胃、固衛氣以培本,清肺熱、消食積以祛邪。

 

  一方面由于小兒脾胃之體成而未全、脾胃之氣全而未壯,因此臨證中須重視后天脾胃的培護;對于脾胃虛弱、體虛易感的患兒,我常選用異功散、參苓白術散加減,其中人參以太子參替代,取其性平、補氣之力輕緩之功;對脾胃氣虛之證,以“異功散”益氣健脾、行氣化滯;對于脾虛夾濕之證,則用“參苓白術散”益氣健脾、滲濕止瀉,對于積滯、厭食、疳積等脾系病證,常選用保和丸、健脾丸加減以健脾和胃、消食止瀉。另一方面,由于小兒肺臟嬌嫩、衛表未固,外邪侵襲易于化熱的病證特點,因此對于小兒外感發熱、咳嗽、哮喘等肺系病證,我常根據邪氣的深淺、病情的輕重而分別選用“辛涼輕劑”桑菊飲、或“辛涼平劑”銀翹散,以辛涼解表、疏風散熱。

 

  此外,應當強調的是,在用藥上,由于小兒具有臟氣清靈、隨撥隨應的特點,用藥量宜輕,應中病即止。小兒“稚陰稚陽”之體,更忌濫用補益、攻伐之劑。

 

  少壯“過用”之體

 

  對于生機旺盛的青壯年而言,以精氣充盈、臟腑強盛、四肢充實為生理特征;但往往因生活節奏過快,工作壓力偏大,起居、勞逸失度等狀態,易受情志、勞欲所傷而病起“過用”,故常呈“氣機郁滯、氣血虧虛”的體質特點;臨床上常常可見胸悶喜太息、精神不振、食欲不振、夜寐欠安等亞健康狀態,甚至表現為梅核氣、失眠、月經病等。

 

  針對少壯之體的體質特征,宜疏肝理氣以調暢氣機、健脾和中以培補后天作為調攝大法;常用柴胡疏肝散、香砂六君子丸、歸脾湯等為基本方,如,對于胃脘痛、泄瀉等肝脾失和或脾虛濕滯之證,常用柴胡疏肝散合香砂六君子湯加減,以疏肝健脾、行氣和中。藥選柴胡、郁金、香附、白芍、代代花、玫瑰花等疏肝理氣,太子參、炙黃芪、茯苓、炒白術、炒扁豆、山藥等健脾益氣,酸棗仁、夜交藤、柏子仁、紫貝齒、遠志、龍眼肉等養心安神。如對于郁證、月經病、失眠等肝氣郁滯之證,常用柴胡疏肝散為代表方以行氣開郁;肝郁化火者,酌加夏枯草、蒲公英、黃芩清瀉肝經之火;對于胃脘痛、泄瀉等肝脾失和、或脾虛濕滯之證,常以柴胡疏肝散合香砂六君子湯加減,以疏肝健脾、行氣和中;對于失眠、心悸、月經過多等心脾氣血兩虛之證,常用歸脾湯以益氣補血、健脾養心,等等。

 

  老年“腎虧”之體

 

  老年之體,與小兒一般,也具有“易虛易實”的體質特點,然而又有別于小兒因臟腑嬌嫩,形氣未充所導致的“易虛易實”。老年之體的“虛”指的是腎中精氣漸衰,五臟虛損,氣血乏源;“實”指的是,因五臟氣虛,易于受邪、或氣化失權,“內生”痰、瘀諸邪。因此,老年之人容易發胸痹、咳喘、眩暈、心悸、消渴等病。

 

  因腎為先天之本,元陰元陽之根,脾為后天之本,氣血生化之源,針對老年“易虛易實”的體質特征,宜立補益脾腎以統“二本”、化痰祛瘀以開郁導滯為調攝大法。臨證中常用補腎填精的六味地黃丸,在補腎的基礎上健脾益氣。對于老年易“實”的體質特點,因多為兼夾痰濕、瘀血之證,臨床多用厚樸花、白豆蔻、瓜蔞皮、薤白等理氣化痰開郁,丹參、三七、紅花、川芎、雞血藤、牛膝等補血活血通絡。

 

  此外,需要強調的是,高年之人因腎中精氣的虧耗、五臟氣血的不足,飲食物的攝取以化生后天所需的氣血就顯得非常重要,根據老年人的易虛體質、不宜攻伐的特征,在日常或病后調養中,應有中醫“藥食同源”的理念,如脾虛不運,宜選用茯苓、薏米仁、淮山、大棗等健脾養胃食品煲粥熬湯等,使后天氣血化生有源而終盡其天年。

 

漫話“體質與食療”

 

  俗話說,“民以食為天”,人體后天的生、長、壯、老的生命過程都離不開后天飲食物的攝取,《黃帝內經》中早就指出“食飲有節”是養生的主要內容之一,在現代的飲食習慣看來,這個“有節”,是指攝取飲食物以淡食、適量、及五味調和為原則。在飲食有節律的基礎上,應提倡運用中醫“藥食同源”的理念、結合個體體質特征、采用“雜食為養”的養生觀。

 

食療

 

 

  “藥食同源”理論

 

  “藥食同源”是中醫學理論特色之一,乃指同一食飲之品,以充饑而論,是謂食品;從治病而言,則稱藥物。中醫師應該像熟知方藥的性味那樣去掌握食飲之品的四氣五味,所謂“四氣”是指寒、涼、溫、熱的四種藥性,“五味”則是指酸、苦、辛、甘、咸的五種滋味。“藥食同源”的意義是在于食物同藥物一樣,皆有四氣、五味之性,寒熱、補瀉之效,中藥學的“四性”“五味”理論同樣適用于食飲之品。谷肉果菜氣味不同,各有偏性,比如粳米味甘能補益脾胃、豬肉味咸可以入腎,所以“雜食為養”應該體現在攝取的飲食物須雜而不同、五味當合而不偏嗜。

 

  辨體擇食養生

 

  中醫“調體養生”的理念應該進入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中。作為中醫人,更應在臨證醫囑、病愈調養中指導患者辨識體質、擇食宜忌,通過辨識體質的偏頗來選擇不同性味的食品,從而起到補養人體精氣、食藥共濟的作用。如氣虛體質宜茯苓、淮山藥以健脾益氣,痰熱體質宜赤小豆、苦瓜以清熱化濕,瘀血質紅花、玫瑰花以活血化瘀等等。

 

結語

 

  中醫學關于辨體“治未病”的意義是在于“上工治未病”思想的體現,未來的醫學是預防醫學,辨體“治未病”是中醫學優勢所在。辨體“治未病”可以按人體生長壯老的生命規律、從小兒“清養”、少壯“清和”、老年“補、疏”等階段調攝,通過“調體拒邪”“調體防病”“調體防變”而達到養生延年的目的。

 

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
地址:浙江省杭州市拱墅區莫干山路110號華龍商務大廈19樓1902室  郵編:310005    電話/傳真 0571-85166805
(建議使用1024×768分辨率 IE6.0以上版本瀏覽器)
備案號:浙ICP備11032166號

浙公網安備 33010302003296號

2018二肖中特 足彩进球彩 四川金7乐 云南快乐10分 2004奥运会足球比分 秒速时时彩 山西快乐十分 赌博公司即时赔率 内蒙古十一选五 实况nba比分预测 第一棒球比分直播 188比分网 大乐透 球探网足球即时 重庆时时彩 山东11选5 北单比分奖金计算